中国盲人门球队:用耳朵听球 为祖国流汗

备战里约残奥会的中国残疾人盲人门球队目前正在杭州余杭区封闭集训,其中浙江队有4男2女参训。7月20日,记者冒着高温前往离杭州城区30公里外的中国盲人门球训练基地探营。

据了解,相比常人,残疾人参加运动项目更加不易,他们需要克服身体上的障碍,付出超越常人的艰辛。此次将为国出征里约残奥的队员中,有取得过残奥会冠军头衔的老队员,也有崭露头角的新生代,整支队伍对里约之行充满期待。

杭州市余杭区塘栖镇的中国盲人门球训练基地,总占地近130亩,拥有训练馆、比赛馆、健身馆等设施。记者走进基地,来到3号比赛馆,刚刚步入大门,激烈的碰撞声已扑面袭来。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中国残疾人盲人门球队的运动员正在进行训练。

由于不是媒体接待日,为了不影响训练,记者进馆后就悄悄地坐在看台上。场地里,队员正在进行攻防训练三人防守三人进攻。形如篮球的蓝色橡胶球,内置响铃,运动员就是通过听球抛出的声音来判断方向。随着进攻队员的抛击,球直射向球门前的防守队员,撞击在身上腿上。“砰!砰!”夹带着铃声的每一声,声声入耳。一堂课,每名队员会受到300次的撞击。训练结束后,记者才从尹世强教练口中了解到,这个重1.25公斤的球撞击身体还是很有力量的,会令人感觉很疼。运动员的衣服都是特制的,里面垫满了海绵,所以在运动的时候会特别消耗体力。

与其他的球类项目不同,盲人门球运动是根据盲人视力障碍特点专门设计的一项集体球类项目,它需要运动员根据触觉来确定自己在场上的位置、方向,根据听觉来判断球的方向、速度,从而迅速做出反应。尹教练告诉记者,盲人门球的训练非常特殊,运动员完全靠听力来判断球路,要让他们练出敏锐的听力和果断的判断力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目前,球队处在备战残奥会的第二阶段,基本上一天两练。“从去年的冬训就开始备战了,过年也没有休息。现在离残奥还有一个多月,队员状态相当不错。”尹教练介绍说,目前是三老带三新的阵容。其中来自浙江队的陈亮亮、蔡长贵是国家队的老队员了,同样来自浙江的余钦权、胡明耀则是新生力量,特别是95后胡明耀进步挺快,参加过2014年世界锦标赛、2015年盲人运动会等,在队里渐渐挑起大梁。大赛前的最后备战阶段,教练也对队员提出了要求:状态要保持、尽量控制伤病、针对对手的风格进行训练。

“我们的愿望是夺牌。”队中的老大哥陈亮亮坦言,对于老队员来说,现在经历的事情多了,见过的队伍多了,适应能力比以前强了,会在经验上多多帮助年轻队员。

下午2时20分,一个高高壮壮的小伙,牵着一条纯黑色的拉布拉多犬走进了训练馆,看上去威风凛凛。原来,是北京残奥会、广州亚残会盲人门球冠军蔡长贵和他的好朋友“三好”来了。“三好”是蔡长贵的“眼睛”,也就是导盲犬。

“三好”除了会带着蔡长贵逛街、散步、回家,也是他去场馆训练的好伙伴,相伴已有五六年,感情很深。“写写我的三好吧。”得知记者来探访,场地边正在做训练前准备活动的他,言语里流露的都是对导盲犬的爱。而“三好”静静趴在蔡长贵的脚边,乖得像个好宝宝。

导盲犬“三好”,是蔡长贵2011年从大连的导盲犬训练基地带回杭州的。蔡长贵说,“三好”现在是自己最亲密的伙伴,有了它,自己可以一个人上街了,而在此之前必须有人陪着才能出门。“三好看到路上有水坑、石头,或者看到前方有栏杆、绳索时会立即拉着主人绕行;走到斑马线时它会停下,观察到没有车辆通过再过马路;遇到向上的台阶时,它会前肢踩到上面台阶停下,牵引杆自然向上升高,让主人知道是向上台阶;遇到向下台阶就停下,它会指引主人的脚探到台阶后再行走。”

“会带狗去里约么?”记者问。“不会,太远了。”蔡长贵答道。在介绍“三好”的同时,蔡长贵一直在忙着给手指缠上胶布,因为大运动量的训练课正等着他。“球太磨手了,不缠胶布保护手指,皮肤要被磨烂的。左手肘关节有点旧伤复发,边练边恢复吧。”至于出征里约的目标,蔡长贵的心愿是拿冠军,延续2008年北京残奥会的辉煌。

在中国盲人门球训练基地主任陆财良看来,他们的任务是下足功夫,服务运动员的训练需求。除了在住宿上创造良好的休息条件外,一日四餐是训练的保障。菜种单一容易让人厌食,为此,在为队员开胃上,基地想了不少奇招。“与兄弟单位定期换厨师,这招比创新菜品更加简单有效。可以吃到不同厨师的不同拿手好菜。”陆主任说,“我们是这样操作的,一百多种荤菜,七八十种素菜,让队员分别去选,厨师就按选票最多的来制作菜品。一般一两周就会更换一下品种,让运动员保持好胃口。”

国家体育总局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体育馆路2号邮政编码:100763联系电线网站联系电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