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话特别有味道”

8月16日和17日,由台湾表演工作坊、央华文化、河南交通广播主办的话剧《宝岛一村》将在河南人民会堂上演。昨日,该剧导演赖声川提前来到郑州,举办创意分享会暨话剧《宝岛一村》见面会。尽管被誉为“台湾现代剧场之父”,但赖声川谦称自己其实只是一个“工匠”。在前往见面会的机场大巴上,赖声川接受了大河报的独家专访,寄语大河报读者,“希望大家来感受剧场的魅力”,了解“你可能陌生的《宝岛一村》文化”。

第一次来郑州,街边的法桐、路过的建筑、行人的口音,都像摩尔密码一样,在赖声川静静的观察与思考中轮番被吸纳、破解、翻译,形成他对郑州的点点滴滴的文化印象。虽然此前从未来过河南,但赖声川告诉记者,他对郑州其实有一种别样情怀:“我对郑州的情怀来自于1989年导演的那部剧——《那一夜,我们只说相声》,因为主演李立群是河南人,剧中一幕他出逃探亲的戏,就是和弟弟约在郑州机场见面,最后二人因误会辗转从郑州车站到郑州机场,那一段很有意思。其实我想来郑州很久了,感觉在郑州一定可以感受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而在赖声川的话剧《宝岛一村》中,这部以台湾眷村文化为背景的舞台剧,也让他生发许多关于河南的回忆。“因为台湾的眷村里面有很多河南人。我们团里的一个演员,她的奶奶也是河南人,她在《红色的天空》里,用河南话说了一句‘我活着’,我觉得特别有味道。后来在香港这段话用粤语讲出来,变成‘我没有死’,我觉得味道就没有了。”

“实地来了一趟河南,我觉得应该在剧中再加一些河南元素吧。”赖声川笑道。

《宝岛一村》讲述的是多年前从祖国大陆来到台湾的一群人,他们落地生根形成“眷村人”的悲欢离合。作为一部聚焦已经在逐渐消失,却有着深重历史意义的眷村文化的线多场,林青霞都看得“看得如痴如醉,时而感伤时而欣慰,有时大笑,有时哭得抽泣;泪还没干又破涕而笑”。

“眷村历史是一段‘族群融合’的特殊历史,所以大陆人民更渴望了解他们的亲人是如何挨过那段背井离乡的最困难的时光的。”赖声川告诉记者,在2010年第一次来到广州演出时,自己心里很没底,但是当看到那么多观众那么投入地观看,最后十分钟自觉起立鼓掌时,自己才开始明白,“大陆观众对台湾这段历史完全是空白的,想着去台湾是过美好的日子了,结果没想到是这么辛苦,他们看到戏还是感动了”。

“《宝岛一村》搭了一个桥梁让大陆观众看到台湾丰富的一面。”赖声川表示,正是这一点,让《宝岛一村》获得大陆观众的认同。

同时,当《宝岛一村》被冠以“赖声川的巅峰之作”并不断拿来与《茶馆》相比较时,赖声川也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不能说它是巅峰之作,但加州艺术学院的院长曾经在看完这出戏后,告诉我说,他从没看过这么好的群体表演,完全已经是莫斯科剧院等级的了,我很诧异。《宝岛一村》一出来就有很多人在跟《茶馆》比,我说这不能比,我们是生活化的表演,不是很话剧式的表演。”

而关于《宝岛一村》将被拍成电影的消息,赖声川则低调地表示:“两种艺术形式的转换并没那么容易,这都还只是计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